|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视野
超过6000家中国数字技术公司进入海外市场 | 市场瞭望
2018-07-12 00:07
来源: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李勇坚
字体: [   ]

  本文首发于2018年6月1日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近年来,我国数字技术企业加大了出海的步伐,出海的方式日益丰富,出海主体从大企业扩展到有特色的中小企业,整体优势正在形成。然而,我国数字技术企业在出海方面尚存在着追逐热点、缺乏长远战略、竞相压(抬)价、缺乏核心竞争力等问题。在未来,应建立相应的政策体系,促进我国数字技术企业加快出海。

  中国数字经济部分领域已领先全球

  数字经济时代,我国的起步并不比发达国家晚多少。而且,依托我国巨大的数字消费者红利,很多数字经济在商业模式、技术创新、业态创新等方面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在2017年8月份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如何引领全球新趋势》就指出,中国的数字经济成就远超预期,对中国的经济产生了深远影响。中国数字经济某些领域已领先全球,例如,中国电子商务零售额高居全球第一,占全球的份额超过40%;中国与个人消费相关的移动支付渗透到线上线下,便利程度居全球之首。共享单车等商业模式风生水起,金融科技在中国的成长也超出了其发源地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据麦肯锡提供的数据,在金融科技领域,全球每23家非上市“独角兽”中就有9家是中国企业,而且占据了全球金融科技企业总估值的70%以上。

  借助我国庞大的网民基数,数字技术企业实现了加速增长。从大型公司角度分析,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市值分别达到了4950亿美元和4550亿美元,与全球大型信息科技企业相比已不相上下,已超越4490亿美元的Facebook,仅次于Apple、Google、微软、Amazon。而处于第二梯队的百度、京东、网易市值也分别达到了777亿美元、560亿美元和365亿美元(均按照2018年4月2日收盘价计算)。在TechCrunch实时统计的独角兽公司排名中,市值前11名的独角兽公司中有6名来自中国,分别是价值750亿美元的蚂蚁金服,520亿美元的滴滴,450亿美元的小米,300亿美元的美团点评,200亿美元的今日头条,185亿美元的陆金所。从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历史看,我们原来走的是C2C(Copy to China)的路,即将国外的商业模式经过微创新直接复制到中国。而中国数字经济的快速成长,很多海外企业开始向中国同行取经,to China Copy(到中国复制)成为一种风潮。中国互联网企业发展壮大,为其“出海”投资、拓展市场、提升影响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从世界经济发展趋势看,数字技术企业全球化正在成为经济全球化的主和。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发布的《2017年世界投资报告——投资和数字经济》指出,信息和通信技术(ICT)跨国公司在国际生产中的份额在五年前有了大幅增长。从2010年到2015年,贸发会议排名前100位的跨国公司的科技公司数量翻了一番多。这些跨国公司的资产增长了65%,营业收入和员工增长了大约30%,而其他100强跨国企业的平均趋势则相反。数字跨国公司(包括互联网平台,电子商务和数字内容公司)的重要性也在迅速增长。数字跨国公司能够实现更为敏捷的海外生产与销售模式。例如,在全球的数字跨国公司中,在海外的销售额约占其70%,其资产只有40%来自境外。数字化跨国企业对东道国的影响在实物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方面不太明显,但其投资可能产生重要的间接和生产效应,并有助于数字化发展。

  企业已经形成拓展海外市场多种模式

  中国数字技术企业在发展早期大多通过模仿海外企业的技术与商业模式而发展起来,在2013年之前,这些企业只是通过海外用户拓展、零星的海外并购、设立海外研究发中心等方式“出海”,自2013年之后,我国数字技术企业开始大规模走向海外,并形成一定的规模。时至今日,中国已有超过6000家数字技术公司进入海外市场,10000多款产品走向海外,用户遍布全球200多个国家。

  经过多年的实践,中国数字技术企业已经形成了拓展海外市场的多种模式。

  第一种是通过并购方式出海。这种方式是中国数字技术的领先企业应用得较多的。在近几年,由于中国数字技术企业规模不断扩张,这种方式应用得越来越广泛。例如,2017年,以BAT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海外进行的并购事件为38起,披露金额约1984.76亿人民币,单笔并购事件的平均金额约为52.23亿人民币。这些并购涉及到了电子商务、信息服务、金融等多个行业。如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东南亚电商零售商Lazada51%的控股权、蚂蚁金服通过收购全球汇款服务公司MoneyGram(速汇金)。

  第二种是通过参与海外投资方式。2017年共发生251起BAT等互联网巨头、大公司、以及投资机构参与的海外TMT(Technology,Media,Telecom)领域投资事件,金额估算约1963.33亿人民币(包括与海外资本合投项目),单笔投资事件的平均金额约为7.82亿人民币。如阿里巴巴入股印尼最大的电商平台Tokopedia、入股印度支付领先企业Paytm;腾讯入股了东南亚增长势头迅猛的东南亚移动社交购物平台Shopee。滴滴国际化先后投资了巴西99约车、印度Ola、南非Taxify、新加坡的Grab、美国的Uber和Lyft、中东北非地区的Careem等全球七大移动出行服务平台。

  第三种方式是积极拓展海外客户。中国互联网企业利用各种方式拓展海外客户,如共享单车通过投向全球各大城市,占领国际市场。而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也利用国人海外旅游、华人生活圈等,积极拓展国外市场。

  第四种方式是中国研发的APP积极拓展海外用户。根据猎豹全球智库报告来看,中美两国的APP开发商几乎垄断了全球APP发行市场。中国出海APP已覆盖了海外(非中国大陆)近47%的安卓用户;而猎豹移动的APP已覆盖了海外(非中国大陆)42%的安卓用户。根据数据公司APP Annie发布的全球APP榜单,中国共有11家企业进入全球前52名。Clean Master(猎豹清理大师)、UC、SHAREit(国内名称:茄子快传)等移动应用在许多国家均名列前茅。

  第五种通过技术标准、操作系统等多种方式出海。在5G标准的制定方面,中国运营商、通信设备企业在5G领域深耕多年,中国企业在经历了“1G空白、2G跟踪、3G突破、4G同步”的发展阶段后,已经成为国际同行不可忽视的角色,2016年中国移动成功牵头5G系统设计,华为主导推动的Polar Code码成为5G标准,中国开始引领全球5G标准制定和发展。

  企业出海主体多元化整体优势正在形成

  中国数字技术企业出海的另一个特征是出海主体丰富多元。不但BAT等巨头通过大规模并购、投资渗入到海外市场。而且,有许多创业企业、技术型中小企业,在开拓海外市场方面也取得了较好的成绩。数字技术的兴起,使很多企业能够跨越物理距离,通过APP等多种方式不断拓展海外市场。在中国,很多数字技术的初创企业、中小企业,利用技术优势、商业模式优势等,积极出海。例如,根据第三方数据显示,茄子快传已经成为印度市场用户规模最大的中国APP,累积用户超过1亿,渗透率排名第一。由于“茄子快传”通过智能手机之间建立网络,在通信条件不发达、甚至没有网络的地方,用户也可以通过茄子快传进行内容分享,因此经过短短两年时间的发展,茄子快传已经成为国际巨头Facebook和Whatsapp在印度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在印度Google Play热门应用全榜单中荣获前三的宝座。又如,musical.ly(蜜柚科技,总部位于上海,2017年10月被今日头条所收购)成为了美国最红火的多媒体社交应用;Amberweather(北京琥珀创想科技开发)在海外获得了亿级用户。赤子城开发的Solo系统产品矩阵等,全球用户数量超过6亿。Kika输入法(由新美互通开发)支持超过全球150余种语言,稳居欧美Google应用市场输入法应用下载榜的榜首地位,截至2017年7月,Kika输入法全球下载量已超过4亿,月活超6000万。这些初创型数字技术企业都在海外拓展中取得了较好的成就。

  中国数字技术企业通过多年的海外市场拓展,其出海优势正在形成。依托用户规模优势,在解决大规模并行业务处理等方面,中国企业形成了独特的技术优势。例如,滴滴出行利用大规模的订单及数据,开发人工智能核心算法模型,可以实现更高效、准确的供需匹配与规划、预测;又如,在处理超大规模的并发交易方面,支付宝也创造了其自己的技术优势。再如,在快速高效的物流处理方面,中国也形成了一定的优势。依托这些优势,为中国数字技术企业出海打下良好的基础。而中国数字技术企业在依托国内用户优势,在对现有的互联网应用产品进行微创新、打造更好的客户体验方面,也有其自身的优势,这为数字技术企业出海建立了一定的竞争优势。再次,中国资本对于数字经济的热情,使面向海外的中国数字技术企业在资金方面不再担忧,这为其进一步拓展海外市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企业“出海”仍存在不少问题

  应该看到,中国数字技术企业出海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也存在不少问题。

  第一,追逐热点,缺乏长远战略。从我国数字技术企业出海的战略目标看,很多企业出海时并不是根据自身的业务发展需要或者自身已建立的优势。而是喜欢追逐热点。例如,在2017年时,中国数字技术企业对电子商务、人工智能等领域进行了大量海外投资。而在2016年时,很多数字技术企业远离主业,在海外进行体育、酒店等方面的投资或并购。这种追逐热点,缺乏长远战略的思路,使数字技术企业的出海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

  第二,将国内的竞争态势延伸到国外,竞相压(抬)价。在调研中发现,很多国内数字技术企业在进行海外市场拓展或者并购时,喜欢跟随国内的竞争者,这导致这些企业在海外拓展市场时,出现竞相压价的情况。而对一些海外有技术潜力的企业进行收购时,这些企业之间又竞相抬价,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

  第三,缺乏核心竞争力,注重于商业模式创新。我国数字技术代表企业无论是用户数量还是营收,都是国内部分占据了绝对主导。例如,微信虽然用户数量位居全球即时通讯软件第二名,但国际化用户占比不高。在技术与商业模式创新方面,我国仍缺乏在全球有影响力的产品、服务和业态,大量软硬件企业即使基于开源代码,其产品在国际上与主流厂商形成对接的仍不多。我国数字技术企业在企业级应用方面仍较落后。邬贺铨院士曾指出,我国虽然消费互联网发展较快,但是,在企业级应用方面,要到2040年才可能赶上美国。

  从整体上看,我国在高端芯片、核心元器件、工业控制软件、集成服务能力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存在较大差距。网络信息技术在各行各业,特别是关键生产领域的应用还处于初级水平。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京发布的《互联网技术创新专利观察报告(2015)》报告显示,就全球的专利数量而言,中国企业普遍处于劣势。

  五条建议促进数字技术企业加快出海

  应该看到,我国数字技术企业“出海”面临着较好的机遇,一是中央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在国际上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同。二是中国数字技术代表企业持续受到国际认同。三是中国数字技术企业在“出海”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未来促进数字技术企业加快出海可从以下五方面着手。

  第一,明确数字技术企业出海的大战略。在大战略方面,海外并购与市场拓展并重,从大中华圈起步,拓展到一带一路,再向全球迈进。

  第二,确定稳步推进的战略。数字技术企业出海,可以从制造能力输出、商业模式输出起步,再扩展到技术能力输出、治理经验输出。

  第三,在国家层面建立政策协调机制。数字技术企业出海,在政府主管部门方面,涉及到工信部、商务部、发改委、科技部、外汇管理部门等多个政府主管部门,需要建立一个协调机制,使这些部门在数字技术企业出海的政策方面实现协同。

  第四,为数字技术企业出海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企业出海,不单纯是技术与商业模式的问题,更涉及到不同的国家或地区的文化、政治、法律、宗教、劳工等诸多方面的隐性问题,对于这些问题,国内有很多研究机构进行研究。国家应支持一些研究机构,做一些更深入的研究,并将这些研究成果作为公共服务产品,提供给企业,以减小企业出海的成本与风险。另外,国家作为一个整体,也应该通过各种形象广告、软文、文化合作等多种形式,对中国的数字经济技术、商业模式等诸多方面进行宣传,扩大中国数字技术企业的国际影响力。

  第五,对中小数字技术企业出海加大扶持力度。数字技术打破了物理空间的障碍,使很多中小数字技术企业也具备了出海的条件。对这些中小企业走出去,应给予更多的支持,包括科研、外汇管理、人才引进等诸多方面,应给予相应的政策。

  综上所述,我国数字技术企业已根据自己在各个方面的优势,在“出海”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未来应通过建立政策体系,鼓励这些企业进一步走出去。(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