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其它 > 独家内容
信息:为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提供核心动力 | 悦读
2018-04-02 00:04

  本文首发于2018年3月18日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栏目主持:金煜

 

  《重塑:信息经济的结构》

  张翼成 吕琳媛 周涛 著四川人民出版社 / 出版湛庐文化 / 图书品牌

  本书用通俗、风趣的方法高度凝炼了作者 20 多年的研究成果,是一部针对信息经济的具有完全系统性、原创性的著作,也是一部立足于对传统主流经济学的深刻洞见,对信息经济学的结构、范式和新市场要素、市场模型充满想象的一部著作。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全球经济正在从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全面转型,而我们每一个人,既是信息的消费者,也是信息的创造者。主流的经济学理论已远远落后于信息科技发展的速度,无法把光怪陆离的信息经济现象规整收编。《重塑:信息经济的结构》系统分析了传统经济学的缺陷,首次将“信息”这一重要的无形产品真正纳入经济解释的分析框架,引入了分配、创造的新范式,为新经济提供了与之配套的新理论、新方法和新政策,为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提供了核心动力。

  1 一个新范式的诞生

  信息在主流经济学教科书中并没有获得应有的地位。在供需法则中,关键参数是产品价格和销量,并且假设人们都清楚地知道这些产品的质量。然而,这一假设与真实世界相差甚远。在现实世界中,一个消费者面临着无数的选择,对他来说,知道每个产品的质量,并判断哪个产品非常适合自己难似大海捞针。金融市场信息不足的现象更加严峻。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丹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在他的网红博客中对主流经济学给出了通俗形象的描述:“这有一堆公司,选了这些变量,这是他们所处的市场约束条件,这是他们需要优化的目标,自然会得出一个平衡态。”虽然罗德里克给出的描述看似是合理的,但真实世界并不满足他的前提。首先,事件不能简单地由一些数学变量表征,因为它们是很难量化的。其次,任何事都不可能做到人尽皆知,而且每个知情者的认知和理解都会存在偏差与不足。因此,要达到某个既定目标就要经历一个过程,而过程本身会使约束条件发生改变。

  资源创造并不是来自一个魔术黑箱。当著名金融大鳄与哲学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还是个学生的时候,他的导师莱昂内尔•罗宾斯(Lionel Robbins)告诉他,经济学的主要任务就是研究供需关系,经济学家不应该追究更深层的细节。这就好似一座冰山,供需关系是显现在水面上的部分,而水下的情况是没有必要知道的。与此不同的是,我们提出的新范式会关注水下隐匿的部分,因为可见的显性部分(水上)和隐性部分(水下)是紧密相连的。

  经济增长并不是一次次优化的结果,财富也不会魔法般地冒出来。如何认知与分配现有的资源将会影响未来资源的产生。主流经济学也考虑变化,但是那些变化好像是上帝注入的外部因素。当外部因素注入时,经济系统会重置,然后就会从一个均衡跳跃到另一个均衡。然而,主流经济学并不理睬是如何从一个均衡跳跃到另一个均衡的。在我们提出的新范式下,分配过程是需要时间的,在这个过程中约束条件会发生变化,这种变化会带来新的东西,因此分配和创造必须同时考虑。这两种力量既相互竞争又相互补充,共同驱动经济永无休止的演化。

  2 找到“信息能力”这一关键概念

  信息在消费市场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因为缺乏足够的信息,即便是有着丰富购物经验的消费者,对于一个产品的很多方面,如适用性、质量以及长期伴随的收益和风险,往往都是茫然的。我们时常难以选择到满意的旅游产品和电子设备。在教育培训、保险理财和医疗保健上,信息的不足和选择的盲目更加严重。

  信息如此重要,但在传统的供需关系中却根本没有获得应有的地位。不妨回忆一下我们读过的主流经济学教材。在讲述供需关系的时候,作者往往拿简单的商品举例,比如橘子和苹果,对于这些商品,消费者比较容易辨别它的质量。在进行了一些理想化的研究分析之后,主流教科书毫不犹豫地把适用于橘子和苹果的结论推广到更加复杂的商品中。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布拉德福特•德隆(J. Bradford DeLong)曾嘲笑格里高利•曼昆(N. Gregory Mankiw)把医疗保健与食品杂货相提并论,而前者尤其容易遭遇信息不足的问题。例如,一份来自瑞士提契诺州的研究报告指出,有大约 33%的手术是不必要的。瑞士远不是过度治疗的冠军,这其实在世界各地都泛滥成灾。

  当代消费市场展现出的形形色色的销售手段往往与信息不足相关。当我们在市场中购买产品的时候,核心的问题是如何发现真正满足我们需求的产品,以及如何判断产品的质量。事实上,美国的硅谷也好,中国的无数互联网创业公司也好,都拿出了千奇百怪且富有想象力的信息战略来让消费者发现产品,以及让商家发现消费者。

  信息的不足往往以一种不对称的方式存在:商家比消费者更了解他们卖的商品,而消费者比商家更清楚他们需要什么。我们进一步推广阿克洛夫的理论,假定信息不对称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大部分市场交易,只有在特别糟糕的情况下,即所有消费者信息能力近乎为零时,才会导致市场失灵。

  外部因素也会影响一个人的信息能力。例如,在 Airbnb 早期,为了让用户能更好地了解信息,创始人改善了展示图片的分辨率。这一简单的方法有效地提升了潜在消费者的信息能力,促进了更多交易。

  面对不同产品,一个人的信息能力也有所不同:对于某些产品,这个人或许是专家,而对于其他产品,他却可能一无所知。因此,信息能力是人与产品之间的特定关系。另外,判断一个产品的质量,也不仅仅取决于这个产品是否制作精良,还要考虑是否高度个性化。长沙臭豆腐对有些人来说是美味,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却感到深恶痛绝,因此质量必须包括适用性,即产品是否适合个人口味。拥有有限信息能力的消费者必须面对这些挑战:首先,找到相关的产品;其次,辨别产品的质量;第三,货比三家做决策。

  平均信息能力水平可以被视为一种公共财产,因为商家通常会以大规模人群为目标,消费者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认识一个产品,并且这个程度的改变依赖很多因素。由于那些勤奋的消费者的选择给了商家压力,使得卖家诚惶诚恐,不敢太贪。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