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广告 > 独家内容
【独家】被疑为“庞氏骗局” 乐视生态何去何从?
2017-08-30 14:08
栏目主持:贠天一
  跃亭辞去乐视网一切职务,由孙宏斌接任乐视网董事长,乐视网法人代表也由贾乐亭变更为了梁军。这两年,贾跃亭一场场“颠覆”、“生态”、“梦想”的发布会,让乐视在一片质疑声中快速扩张和成长。曾经贾跃亭说“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现如今,整个乐视生态体系却因为资金链的断裂即将窒息。因为贾跃亭的一封公开信,乐视的资金危机被世人所知,一时间,乐视体育、乐视手机、易到、乐视网等一系列乐视系公司被卷入资金漩涡。自今年初,关于员工讨薪、供应商追讨欠款的报道接连出现,风雨飘摇中的乐视已不复昔日的繁盛。曾经备受资本追逐的乐视生态,如今却有些让资本避之不及。

    贾跃亭撤离 乐视体系被抛弃
  作为乐视的创始人,曾经的绝对掌舵者,贾跃亭对乐视生态再熟悉不过,显然他早已预见危机,在乐视影业漫长的并购期间,他的重心便已开始转移。有观点认为,此次乐视危机大爆发背后,其实是贾跃亭的战略性撤退。
  种种迹象显示,在乐视体系风头正旺之时,贾跃亭便已开始谋划退路,撤出资金。
  早在2015年5月,乐视网称贾跃亭拟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约8%,减持目的是“为了缓解公司资金压力”;6月,贾跃亭减持套现约25亿元。当年10月,贾跃亭再向鑫根基金转让乐视网1亿股,协议转让金额32亿元。这两笔共计57亿的资金,贾跃亭承诺全部借给乐视网作为营运资金,免收利息;乐视网归还资金后在6个月内全部用于增持乐视网,减持与增持金额的差额将无偿赠予上市公司。而在2015年6月,贾跃亭也确实借出了第一笔款项,协议称金额不少于25亿元。
  然而,根据乐视网2016年年报,截至2016年12月31日,贾跃亭及其姐姐贾跃芳不仅没有签订与乐视网第二期借款协议,反倒在第四季度乐视最为艰难的时刻,收回了约30亿元借款。此时,贾氏姐弟在乐视网的借款总额,已经从2015年底时的近35亿元,大幅缩减到2016年底的不到4.5亿元。而原先承诺的半年内增持,至今仍无声音。
  除了乐视网,乐视非上市体系中流传着资金去向不明,亏损金额存疑的声音。巨大的资金缺口也被认为是贾跃亭抽离资金导致。
  在乐视体育获得B轮融资,资金陆续到账,乐视体育内部士气高涨之时,乐视体育版权持续入袋,但因为不是全款现金支付,账上真有多少钱,似乎并没有太多人关心。直到时任乐视体育CEO雷振剑要求财务向乐视控股申请工资发放时,一些乐视体育高层才发现,公司已经没钱了。在今年1月的一次投资者会议中,融创中国CEO,也就是后来接任了乐视网董事长一职的孙宏斌确认,融创中国注资乐视网的资金中有30亿元被用到了其他地方,要是还回去体育就不缺钱了。
  曾在乐视体育任职的某位高管汪鑫(化名)透露,这笔资金挪用远不止30亿,否则,也不至于连基本工资都无法支付。“体育的主要支出都是大笔的整钱买版权,零碎的钱很少,但我们B轮融资后体育有花大笔资金购买版权吗?”如果不是大额挪用,很难解释如此短的时间内,乐视体育迅速从行业公认的“土豪”,变成负债累累。
  几乎与此同时,乐视手机的资金也出现了骤然亏空。据媒体报道,仅硬件材料等相关渠道,乐视手机业务的总欠款当时保守估计达到50亿元左右,涉及整机ODM厂商及指纹、摄像头等多个元器件的模组厂商。这笔欠款在手机行业人士眼中,同样不可理解。手机本是一个模式成熟的现金流生意,只要能把手机卖出去收回钱,就能运转下去。不仅如此,乐视手机本身也完成了5.3亿美元(约合35亿元人民币)的首轮融资,这意味着,如果没有动用卖出硬件回流的销售款,仅凭乐视手机自身的亏损规模,绝不可能欠款50亿元以上。
  贾跃亭到底撤走多少资金,无从知晓。但事实就是,他在缔造了庞大的乐视生态体系后的迅速抽身,让乐视更加地飘摇,以至于有些人将乐视看做“庞氏骗局”。事实证明,乐视网和乐视非上市体系已经被贾跃亭抛弃。在辞去乐视网一切职务后,乐视超级汽车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贾跃亭将正式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一职,全面负责乐视汽车工作。
    孙宏斌接盘 乐视体系或被拆分
  今年1月,融创中国宣布以150亿元注资乐视,成为乐视第二大股东,当时的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曾说:“这次只解决非汽车的钱。一次性把所有的钱全解决,缺多少,解决多少。”然而,拿到近100亿元投资的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却并没有填满资金缺口。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资金反而比危机刚爆发的时候更加紧张。
  随着贾跃亭辞去乐视网一切职务,孙宏斌被董事局推选为新一任董事长。根据媒体报道,在7月17日的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上,孙宏斌再次强调了对乐视的看好:“我一直看好乐视网上市公司这块业务,乐视影业、乐视致新、A股上市的乐视网,肯定是没问题,但确确实实有很多困难。”
  由于贾跃亭的“信用破产”整个乐视体系陷入资金旋涡,孙宏斌的到来,为乐视注入了强心剂。未来乐视非常可能发生巨大变革,乐视体系或将被拆分。在“接盘”乐视时,孙宏斌就明确表达自己对乐视网、乐视超级电视以及乐视影视业务看好,但对其他业务并不感兴趣。此前,他还公开建议贾跃亭,乐视的部分业务该出售的出售,该融资的融资。
  实际上,乐视已经开始逐渐拆分体系业务,易到已在7月前易主。乐视控股此前是易到的大股东。2015年,贾跃亭旗下的乐视控股以7亿美元的价格拿到了易到70%的股份。6月28日下午,易到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近日变更控股股东,已有新的控股股东进入,乐视不再作为易到控股股东,原管理团队继续负责易到的管理、运营等事务。
  乐视体育此前也有所动作。乐视体育在今年5月宣布拿到B+轮融资,同时宣布计划将总部搬迁至中意宁波生态园。这个搬迁之举被外界解读为乐视体育将逐步“脱离”乐视的信号。乐视体育此前在中超、亚冠等体育赛事版权上一再失守。孙宏斌此前曾称:“中超去年13亿5千万投资,一共收回了5千万,亏了13个亿,这就是神经病。”
  被贾跃亭称作“准休克”状态的手机业务的价值依然被认可。根据媒体报道,作为乐视的资本伙伴之一,韬蕴资本花在乐视身上的总资金可能高达20亿元,涉及对象包括乐视影业、乐视手机、乐视体育、乐视汽车等众多业务。事实上,在2014年年底的那次乐视网45亿元定增中,韬蕴子公司蓝巨资本曾以15亿元出资试图参与其中,但最终定增案被否,无奈只能继续转投乐视非上市体系。去年11月危机爆发后,韬蕴资本也迅速开启自救。之后,贾跃亭给出了拿公司股权资产抵债的方案,韬蕴资本接受了。韬蕴资本一位高层向媒体透露,事实上,最开始韬蕴看上的资产是酷派,“价值被严重低估,因为作为昔日的‘中华酷联’一员的酷派,有手机技术、渠道的积累,还有深圳、东莞的厂房和土地”,但酷派身上大量的关联交易最终让韬蕴望而却步,“我们理不清,还是不敢接”。经过考虑,韬蕴资本接盘易到,之后又拿下了乐视音乐作为抵债,对价折合数亿元人民币。
  “如果老贾暂时救不了,我们来救。”
  与韬蕴立场相似的,还有鑫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曾强。虽然年初鑫根已经从上市公司乐视网中部分退出,但粗略估计,鑫根至少还有十几亿元资金在非上市体系之中。据悉,鑫根基金及其与乐视旗下公司成立的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投资管理企业等合资公司,目前仍在正常运作。其中,鑫根对乐视手机的下一步动作,或将极大影响乐视控股的命运。“我们仍在参与深度重组。”曾强近日向媒体回应称。
  另一家机构中泽文化,已经在今年5月的B+轮融资中主导了对乐视体育的接盘,搬迁宁波中意产业园,便是中泽文化力促的结果。据悉,在中泽主导下,乐视体育业务已经进入调整期。
  实际上,无论是为了自身利益,还是为了对自身判断的坚持,融创、韬蕴、鑫根、中泽及诸多机构,并未丧失对乐视系公司的信心,仍在尽一切可能为乐视系公司奔走。这并非某一方的执念。在这些机构投资者看来,乐视不是庞氏骗局,“虽然贾跃亭有问题,乐视内部问题更大,但乐视电视、乐视手机、乐视体育、易到等一系列业务曾取得的成绩都是实打实的,即便制造这些成绩的过程有点歪门邪道,但我们只看结果”。
  在他们看来,乐视的发展过程中确实存在某些“骗局”,但乐视能拿出的实绩,将其与真正意义的“庞氏骗局”划等号,完全不准确。
  不是庞氏骗局,决定了乐视仍有被拯救的必要,只要能挺过来,乐视的众多公司,依旧拥有未来。这是乐视的希望,也是“孙宏斌们”必须共同笃信的将来。  
  

本文系原创文章,首发于2017年8月18日《中国战略新兴产业》。如需转载,请预先与杂志社联系,并在转载时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