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广告 > 独家内容
【独家】李子彬支招金融脱虚入实 解中小企业融资难
2017-08-30 11:08

本刊记者 刘宝亮  

  “到2016年末,全国有2600万户中小企业,其中小型企业1800万户。这1800万户小微企业因为没有不动产,所以根本不具备从银行申请贷款的资格,发证券债券也轮不到它。”在日前举行的第五届中国中小企业投融资交易会上,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李子彬表示,金融业对中国经济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但是资金脱实向虚、高杠杆、高负债产生的高金融风险、高经济风险令人担忧,尚需做出切实的努力,深化金融体系改革,完善我国金融体系,促进中国经济的稳增长,支持创新驱动、调结构、转方式,支持实体经济、建设制造业强国。
    金融“脱实向虚”地方政府债台高筑
  李子彬在大会主论坛上作题为“金融脱虚向实,服务实体经济”的主旨演讲时指出,从2016年以来的M1(狭义货币)、M2(广义货币)和M0(流通中货币)增速来看,我们国家的各种资金没有流入经济实体,大量的资金都流入到房地产市场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还有在金融体系内循环,金融脱实向虚的情况愈演愈烈。
  另一组数据也佐证了李子彬的观点:2016年前11个月,全国房地产开发资金来源中,来自企业的自有资金比例仅仅是14.5%,是2001年以来的16年里房地产企业自有资金最低的一年。截至2016年末,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26.68万亿元,占人民币贷款余额24%,同比增长了27%。
  金融领域另一个风险则是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李子彬坦言,今年以来恶化的趋势稍有下降,但是并没有明显好转,偿债能力堪忧。
  李子彬注意到,截至2016年末,中央和地方政府债务余额27万亿元,其中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5.3万亿元。截至今年2月,各地方政府的城投债余额还有6.42万亿元,合起来约22万亿元。这也仅限于统计数据所得。
  “互联网企业借道地方的金融交易所,联手各地城投公司,把房地产项目、地方基建项目、海绵城市项目等,分解到区里、县里,再包装成独立的公司,以高额的回报率吸引投资者,形成游离于监管之外的债务黑洞,所以地方政府建设的资金来源和数量根本搞不清楚,真实的负债规模也难以统计。”李子彬称。
  结果是,国有企业高负债吃尽了企业的利润,导致企业根本没有能力进行再投资。
  “对于国企来说,产业转型结构升级已经有心无力,为什么呢?比如它有2000亿元贷款,每年的利润100亿元,看起来不少,但刚刚够它偿还贷款的利息。它要上新产品,再贷款的话,负债率已经90%、95%,银行也没法再给它贷款了。”李子彬说。
    国企拿走了银行贷款和社会融资的50%
  李子彬继续说,中国企业的债务当中,国有企业占65%,国企拿走了银行贷款和社会融资的50%,但是它创造的GDP贡献率只有1/3,财政收入贡献了30%,城镇就业贡献了20%,所以国企拿到的资源跟它做出的贡献是极不匹配的。国有企业的高负债带来银行的高风险,2016年末,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5%,加上关注类贷款应该已经达到5.5%了,看起来不良率没有那么高,但实际上已经没有还款能力了。
  根据麦肯锡发布的报告,中国80%的利润被银行金融机构拿走,全国的企业才拿走20%。2015年美国500强企业中,18家银行利润占500强企业净利润11%,而中国的500强企业中恰好也是18家银行,它的净利润占500强企业全部利润的50%。
  “如今的资产价格里,包括股票价格、房地产价格,包括其他金融产品、金融投机产品的价格,并不是因为有刚性需求或者实际需求,而主要是被庞大的货币金融投放推动起来了,城市房价的疯狂上涨表现出正在转型的中国经济不健康的方面,庞大的资金和信贷不往实体经济渗透,而是一会跑到股市,一会跑到房地产,炒来炒去,实体经济仍然资金饥渴,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没有缓解。”李子彬说。
    加快发展动产融资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
  对于愈演愈烈的金融脱实向虚、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李子彬给出了6点建议。
  第一个建议是监管部门加强监管和宏观调控,责令各商业银行调整信贷的存量结构。
  “一是要全国房地产开发资金,到位的资金来源中企业自有资金不能低于30%,因为建电厂,搞制造业,建能源基础设施,都要求企业自有资金20%到25%,要求它30%一点都不过分。第二是规范地方政府的借贷行为,专门设一个政府债务管理机构,制订专门的法律或者由全国人大授权专门的机构来贷款,强制地方政府制订偿还地方债的计划和指标。”李子彬说。
  他的第二个建议是加快发展动产融资。“因为没有不动产,从1990年12月份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开始营业至今,27年了,2600万户中小企业到证券市场上融资太难了,1800万户的小微企业都不具备资格。大型企业融资从来不怎么困难,除了产能过剩的行业,但那1800万户小微企业却从来没人碰它们。”李子彬说。
  但是企业只要活着,就一定有动产,有应收账款、存货、保证金、票据等,开展动产融资的抵押贷款和质押贷款在世界上已经很普遍,发达国家都这么做,发展中国家印度、印尼、越南、墨西哥等也都开展了。但直到2015年,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和天津合作,成立“应收账款融资服务平台”,这也是我国首个动产融资服务平台。
  “我在去年1月19日写了个报告,李克强总理做了批示,由人民银行、工信部牵头,在银行业大力发展应收账款融资,到去年末应收账款抵押融资已经累计超过了3.5万亿元,今年将会达到6万亿元。全国有动产50万亿-70万亿元,如果把抵押和质押贷款开展了,未来5年动产融资可以达到15万亿-20万亿元,相当于现在中小企业贷款的全部总额。”李子彬说。
  李子彬的第三个建议是建立完善发达的资本市场,扩大债券市场、证券市场直接融资比例。第四个建议是发展融资租赁业,特别是对制造业的小微企业更重要,用分期偿还的方式,来支持企业设备更新和智能化,全国去年已经实现了了1万亿元的金额。
  第五个建议是促进创业投资持续快速发展。“这对高科技企业、高成长型企业都非常有用,可以有效地弥补创新型、成长型企业的融资缺口,包括种子基金、天使基金、创业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新兴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和高端装备创新发展基金等。”
  “第六是加强金融创新,发展金融科技,将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现代的信息技术融入到金融业里面,提高金融服务的质量和效益。”李子彬称。
  李子彬最后对中小企业说,金融的脱虚向实是个漫长的间接的过程,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也需要一个过程。中小微企业不能把宝全押在政府宏观政策支持上,埋怨没有用,生气也没有用,企业自强是唯一的出路。第一走“互联网+”之路,运用新一代的IT技术降低企业的销售成本、采购成本、库存存量、物流成本,提高企业的经营效率和效益;第二走专业之路,实行专业化的生产,生产有特色的产品,培育自己的品牌;第三产品质量和服务质量要迈向中高端,开拓新市场;第四要加大人力资本的投资,加强与大专院校、科研院所的合作,不断开发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培育出功能新、质量好、成本低的特色产品;还有就是抓住国家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机遇,进入新材料、生物医药、生命科学、金融科技、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及大健康产业、文化创意产业、休闲农业、农村物流等领域,挖掘其中蕴含的巨大市场潜力。  
      

本文系原创文章,首发于2017年8月18日《中国战略新兴产业》。如需转载,请预先与杂志社联系,并在转载时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