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广告 > 独家内容
【独家】共享住房,不止是一张床
2017-08-30 10:08
本刊记者 顾彦
  衣、食、住、行,是每个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继出行领域大局已定,打车市场滴滴出行一统天下之后,人们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住房领域。今年以来,国际住宿分享平台Airbnb不断加速扩张,国内先锋企业途家网、小猪短租也不甘示弱,近日还出现了更为火爆的“共享床铺”。住房领域会是下一个分享经济风口吗?

  “共享床铺”被查封
  近日,北京、上海、成都等城市出现了“共享床铺”,引起热议。
  “共享床铺”准确来说应为“共享自助休息舱”,是一个长约2米、宽约1米的白色太空舱,配备有可调节灯光、USB接口、充电口、免费Wi-Fi、插座、换气扇等设备。使用者可通过扫描二维码进入使用,关起舱门自动锁紧。价格为高峰时段10元/半小时起,超出时间0.3元/分钟;非高峰期6元/半小时起,超出时间0.2元/分钟;此外,还有包月的结算方式,月卡是788元/月。这种休息舱的设计理念主要是针对写字楼的办公族,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午休等时候的休息场所。
  但北京、上海的“共享床铺”很快被叫停。主要原因一是根据相关规定,这种“共享床铺”属于旅馆业范畴,未经许可不得私自营业;二是“共享床铺”无须登记身份信息即可使用,易被违法犯罪人员利用,藏身落脚;三是“共享床铺”为封闭式,内部空间狭小,发生火灾后无法及时扑灭逃生,存在安全隐患。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向本刊记者表示,通过互联网扫码使用的方式把这件事情变成了共享经济,这一点是存疑的。这种所谓的“共享自助休息舱”实际上就是胶囊旅馆,旅馆就得有资质,应当取得相关部门许可,接受相关部门的监管。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共享床铺”并非是共享经济,但分享、胶囊旅馆、分时租赁等字眼开始让人们对住房分享充满了困惑和质疑,那么住房领域的分享经济究竟是什么样呢?
  住房分享溢出效应不可小觑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住房分享发展报告2017》(以下简称《报告》),住房分享是指以互联网平台为依托,整合、分享海量的、分散的闲置房屋、房间及其配套设施等资源,满足多样化住宿需求的各种经济活动的总和。
  《报告》指出,与传统酒店相比,住房分享有三个主要特征。一是供给主体多元化。目前参与住房分享供给的主体既有个人也有平台型企业,而传统酒店业的供给主体主要是酒店开发商和专业酒店管理公司。供给主体的多元化可以带来灵活多样的区位选择,更加方便契合消费者的住宿需求;同时还能更好地应对旅游淡旺季的潮汐客流,从而避免传统酒店“旺季一房难求,淡季门可罗雀”的现象。二是服务内容多样化。住房分享房源具备大部分传统酒店无法提供的居家生活环境和设施,从而更能满足入住者的多样化消费需求。入住者在房屋内可以像在家一样洗衣、做饭、聚餐、休憩,而大多数传统酒店客房只能满足最基本的休息、卫生等需求。三是用户体验社交化。在住房分享平台上,旅行者得到的不仅是简单的住房服务,还包括具有人情味的归属感。房东与房客可以建立更加密切的社交联系,分享各自的生活体验、旅行见闻等,使用户的住宿体验更加本土化,并更好地促进陌生人之间的相互信任。
  这些特征让住房分享和传统的旅馆或者租赁服务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也让住房分享除了能满足人们的住宿需求外,还有其他的溢出效应。小猪短租CEO陈驰向本刊记者介绍,住房分享可以从四个方面给实体经济带来利好,一是可以提高商品价值,短租大大提高了房屋利用率,房东可以获得两到三倍的收入提升;二是短租为房东和房客搭建了沟通的平台,有机会促成许多租房以外的交易;三是短租的兴起也带动了房屋设计、软装、家具、地方旅游等相关产业;四是短租房东已经成为一种新的职业选择,出租闲置房屋可以为业主带来可观的收入。
  Airbnb难敌本土竞争对手
  近年来,我国住房分享发展迅速,市场整体处于快速上升阶段。根据《报告》的数据,2016年我国住房分享市场交易额约243亿元;全年该领域融资约13亿元;截至2016年底,国内主要住房分享平台的房源数量约190万套;综合估计,住房分享领域的参与者超过3500万人,其中提供服务者约200万人(包括房东、平台企业员工及相关合作商等)。
  《报告》还指出,目前住房分享市场成立较早、规模较大的活跃平台大概可以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 小猪短租、途家网、住百家等;第二梯队包括Airbnb中国、木鸟网、游天下、大鱼网、自在客、一家民宿、一呆网、沙发客等;第三梯队主要包括大量的、长尾的特色品牌和民宿联盟等。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分享经济领军企业Airbnb在国内发展并不顺利。其进驻中国两年以来,市场推进一直很缓慢,《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其在中国只有约7.5万套活跃房源,约600万活跃用户,相比之下,发展迅速的本土竞争对手途家网已经有约110万套房源、3000万以上注册人数,小猪短租则有约15万套房源、约1800万注册人数。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吕新杰认为,Airbnb在中国遭遇“滑铁卢”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中国住房分享市场的总体规模还不是很大,供需双方的参与度低或者不活跃使得住房分享市场难以获得“双边市场”效益,从而难以快速做大;第二,比Airbnb早进入国内市场的本土企业已经积累了相当的优势并成为业界主流,在房源方面的绝对性优势使后面的企业追赶起来会很困难;第三,Airbnb在中国的运营策略存在瑕疵,互联网程度很高,但是线下的推广力度不足,在资源获取和管理等方面存在短板,使其赶不上国内企业的扩张速度。
  而在陈驰看来,住房分享发展的关键在于信任。他告诉本刊记者,小猪短租一直非常重视加深用户和房东的信任感,比如房东和用户都必须做到实名认证,这让租房变得更安全、更可信;交易中采用托管交易的方式,租金先由平台保管,后续再付给房东,保障资金安全;房东和房客完成交易后双方互相评价,并且这些评价具有相当的效力,可以约束双方的行为;联合芝麻信用等第三方征信体系,高信用的房东和房客交易门槛会放低,比如可以不用给押金、甚至可以先住后付,信誉不好的房东和房客交易成本则会变高。就是这样的服务理念让小猪短租的房东和房客数量日益剧增,陈驰曾对媒体表示,“刚开始连我妈都不肯把房子拿出来做短租”,而现在,女性已经是小猪短租最重要的房东和用户群体。
  不是共享经济的“爆款”但前景可期
  《报告》指出,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住房分享有巨大市场的潜力有待挖掘。从房源供给的角度看,新华网报道显示,2016年国内闲置房屋超过7000万套,而现有参与分享的房源数量仅占其2.57%,闲置房源有望为住房分享发展提供充足的房源供给;从用户需求的角度看,国家旅游局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旅游44.4亿人次,同比增长11%,但参与住房分享的用户仅有3500万人,即便折合成1亿人次,也仅占全部旅游人次的2.25%;从交易规模的角度看,国家旅游局公布,2016年国内旅游收入达到3.9万亿元,据相关数据估计,旅游带来的住房分享市场最大潜在交易额有望达到1000亿元左右。
  但吕新杰指出,目前国内住房分享市场的总体规模还不是很大,远远落后于交通出行和生活服务。主要原因在于,首先,住宿领域需求频次较低的行业特点,决定了其不可能成为共享经济领域的“爆款”,网约车之所以过去一两年能够成为共享经济领域的热点,就在于其需求频次较高,消费者几乎每天都有需求,再加之资本的推动和供需两端的补贴,所以可以很快形成热点,而在住宿领域,一个用户一年大概平均出行和住宿不到两次,所以较低的需求频次决定了住宿共享市场的爆发需要更久的时间;第二,从供给侧来看,2016年国内闲置房源中参与分享的比例仅为2.57%,供给侧的参与度低,这主要是因为在传统观念的影响下,人们通常把自己的居住空间作为隐私的一部分,参与分享的意愿比较低,加之我国的房屋格局跟国外很多房屋都是独栋别墅的格局不同,从而难以单独分出房间给租客居住,另外社会信用体系的不完善也降低了房东参与分享的意愿;第三,从需求侧来看,2016年国内游客中参与住房分享的比例也仅为2%左右,需求侧的参与度同样不高,这主要是因为消费者选择传统酒店旅行住宿的习惯根深蒂固,再加之我国的酒店业比价发达,价位从每晚几十元到几百元甚至上千元的酒店都可以不费力气地找到,从而更降低了消费者对共享房屋的需求,而网约车之所以兴起,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存在着打车难和打车贵的问题;第四,国家宏观政策明确支持包括房屋住宿在内的分享经济发展,但目前尚未出台具体实施细则,许多有关规定也需要进一步完善以更好地推动住房分享的发展。
  《报告》也指出,住房分享的发展仍面临诸多问题,比如用户消费习惯尚未形成、服务标准化面临困难、平台盈利模式相对单一、加强安全保障面临数据瓶颈、业务创新处于政策灰色地带等。不过《报告》同时也预测,未来,随着用户需求和房源供给的不断增加,以及社会公众认可程度的进一步提升,国内住房分享市场将向标准化、专业化发展,新的独角兽企业将在整合并购中诞生,平台盈利模式将逐渐多样化,产业链继续向纵深拓展,农村市场未来潜力巨大,政策环境将越来越有利于行业发展。

  

本文系原创文章,首发于2017年8月18日《中国战略新兴产业》,为专题报道“共享生活,不忘初心”中的一篇。如需转载,请预先与杂志社联系,并在转载时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