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广告 > 独家内容
【独家】才让:莫让材料成为制造业强国的短板
2017-07-14 15:07
来源: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才让:  莫让材料成为制造业强国的短板
  ——中国钢研董事长表示新材料源源不断涌现,企业才是技术创新的中心
本刊记者 杜壮
  我们实施中国制造2025,想变成制造业强国,材料依然是关键,不能成为制约的短板。如今,新材料研发的形势和环境在慢慢改善。过去我们叫“一代型号带一代材料”。但现在公众对材料的重视程度已经变成“一代材料带一代装备”,即有米才能做饭。  
  在我国大飞机、大运载火箭等重点型号建设上,始终都有着央企的身影。中国钢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钢研”)就是其中代表之一,主要为这些重点型号提供核心配套材料。中国钢研是国家首批103家创新型企业试点单位之一,同时也是我国金属新材料研发基地。作为科技型央企,中国钢研主要进行金属新材料的品种开发、工艺研究、工程转化,以及小批量多品种的特殊产品的供应。
  也许连中国钢研董事长才让都没想到,在他看来上世纪90年代,中国完成3000吨药芯焊丝、1000吨非晶产量简直是天方夜谭的目标,现在已经分别达到了6万吨和8万吨,而且如今已经有了相当大的产业化规模,日本等当时在这个领域的强敌也几乎退出了中国市场。
  在见到才让的时候,这位科技型央企的掌舵者更像个儒雅的工程师,用他的科技理念向本刊记者讲述着中国钢研。在研发新产品新技术时往往会遇到国外封锁的情况,中国钢研也不例外。面对美国日本等压力,进行科研和技术创新始终是没有放弃的主线,咬牙坚持突破终于成就一代民族工业。对于中国钢研来说,对新技术新产品的探索不仅仅是挣钱,更多的还有社会责任。在去产能的新形势下,面对智能制造、科技成果转化等新问题,才让在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表示,绿色制造和智能制造是其未来发展的重点。新材料范围很广,未来新材料产业必将孕育和催生一批新兴产业。  

  未来技术进步将以企业为中心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国内外科技界一直流行一句话“论文是学术界的通行货币,影响因子就是货币的面值。”这说明了学术论文是学术界共同普遍认可的评价研究水平的指标。作为企业,您是否同意这种看法?在您看来,这种理论研究与应用研究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才让:科研包括两种形态,一种是科学研究,另一种是技术创新,或者称为开发和应用研究。中科院和一部分大学重点做的是理论研究,主要形式是发表文章论文。其成果大多数停留在实验室阶段,成果的理论性较强。这类研究方法大多是发散型的,大多靠灵感、偶然,属于方式性的思维。
  此外,两者追求的结果是不一样的。理论研究大多揭示的是规律。技术则需要具体的方法,要变成具体的产品或是具体的装备,这往往要依靠科学的进步,采用科学的方法,来变成应用研究和开发性的研究,将其转化为专利、工艺路线,甚至是产品。我们主要针对的是第二种。
  总体而言,科学和技术既有连带关系又有区别。理论研究是应用研究的基础。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理论研究,只就其本身而言做不出来原子弹,但如果结合技术、工艺和装备,就可以造出来。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您刚才提到了中国钢研侧重于应用研究,也提到了理论研究与应用研究相辅相成的关系。那么比如在多品种/小批量/高附加值金属材料及制品、新一代非晶带材等新材料新技术研发投入到市场,科技成果转化的关键点是什么?
  才让:现在大家都在探讨新兴产业技术的转移条件是好了还是坏了,在我看来这个问题目前还很难下定论。为什么到现在出现了很多成功的理论研究,可是企业仍在嗷嗷待哺。如今技术的渗透、扩散和转移比过去壁垒更高了。技术进步以企业为中心未来可能会朝这方面发展,但现在靠某一个企业工业水平的提升达到“中国制造2025”的目标还不太容易。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企业对于做什么也很迷茫,特别是对于实体经济来说,新产品、新技术、新方向在哪里还不够明晰。
  我们一直在强调技术创新以企业为中心,但是目前无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真正像华为这样形成良性循环的不多。很多企业都是靠固有技术和产品,再就是拿来主义,靠技术引进。真正原创性的技术靠企业去单独研发和产业化,目前看还不是特别的成熟。
  我们现在将技术创新的市场化,也就是看不见的手,实际看不见的手也有失效的时候。发达西方国家的研发体系也并不是完全的市场化,比如德国的研发两个体系。一个叫马普体系,相当于我国的中科院,重点做理论研究和前沿研究。这其中80%到90%是国家扶持的,体现一些国家前瞻性的研究。此外还有一个称为弗朗霍夫体系,就是国家只给你一半的钱,保你生存,另一半的钱从市场、企业的贡献中获得。所以将马普体系的研究成果拿过来再做应用研究,与企业合作进行工程化的设计,这种从科学研究到应用开发的体制机制缩短了创新的链条,提高了研发的效率。

  智能制造是未来发展研究的重点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在“去产能”的大背景下,中国钢研在进行技术改造升级上有何重点措施?如何实现智能制造专业化、绿色化?
  才让:中国钢研涉及四个领域的业务,其中新材料是我们很重要的一块,但不是全部,我们主要以金属材料为主,包括轻质合金、复合材料。第二是冶金工艺,比如“新一代可循环钢铁流程工艺技术”。冶金工业发展的今天真正要走绿色制造和智能制造的路子。绿色制造是用最少的消耗来产出优质的产品,一个钢铁企业不仅是生产出钢材,而且还要通过技术进行循环再生。比如以往坚硬的钢板可以像纸一样被卷起来。现在采用先进的快速凝固技术,钢水可以凝固成为非晶带材——厚度约为30微米,而且与硅钢片相比,非晶带材制造过程可以节约能耗80%左右,配电变压器中如采用非晶铁芯,可以使空载损耗降低60%-80%,大幅度降低输配电损耗。此外,如今能源、物流管理等都可以万物互联,钢铁工业更加可以结合互联网进一步提升自动化、智能化水平。三是分析测试,没有这个就没有标准,这项工作也服务于智能制造。四是自动化体系,冶金工艺自动化与无线互联网、工艺流程等联系起来,搭建工业互联、大数据和云计算平台,这也是一种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是我们未来四方面发展的重点。我们在双创项目里也有关于材料基因组和材料数据库等智能制造的项目。通过数据库把整个材料进行建档梳理,建立与欧美等标准互换体系。
  此外,我们也一直在进行粉末冶金的研究,粉末冶金就是一种新型的加工方式,结合3D打印技术进行新工艺、新材料的研究。其实我们过去就已经在进行3D打印技术的尝试,只不过那时还不叫“增材制造”,关注度较少。中国钢研主要的研究方向是3D打印粉体材料的研究开发和增材制造工艺的设计,这是我们数十年来粉末冶金技术的强项。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十三五”中国钢研对于发展新材料产业的着力点是什么?未来对于金属新材料等相关产业将重点布局哪些方向?
  才让:一个时期新材料有特定的内容,随着技术的进步,过去的新材料变成了常规材料,新一代的新材料又会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现在对新材料需求依然很大。我们实施中国制造2025,想变成制造业强国,材料依然是关键,不能成为制约的短板。
  如今,新材料研发的形势和环境在慢慢改善。过去我们叫“一代型号带一代材料”。但现在公众对材料的重视程度已经变成“一代材料带一代装备”,即有米才能做饭。
  此外,国家已经开始采取相关政策措施。国务院日前成立了国家新材料产业发展领导小组,贯彻实施制造业强国战略,加快推进新材料产业发展。各部委也在综合统筹新材料科学研究和产业匹配问题,发布相关政策,创造了良好的体制机制。
  未来中国钢研也将向轻质复合材料发展,研发石墨烯、蓝宝石等复合材料、高温金属材料、高温陶瓷、液态金属等。值得肯定的是,新材料范围很广,未来新材料会孕育和催生一批新兴产业。

  双创是为了突破现在体制和机制束缚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近日中国钢研大慧双创基地成立并揭牌,同时也出台了鼓励创新创业的政策。那么双创成果与市场如何有效结合?双创成果对推动产业化有何影响?
  才让:我们做双创不是看成果立马能不能转化的问题,我们关注的重点是能否突破现在体制和机制的束缚,激发创新活力。因此中国钢研2015年启动了专业化双创平台“钢研大慧双创基地”的建设工作,2016年出台了“关于促进科技创新,加速成果转化的指导意见”,2017年又出台了“钢研大慧双创基地鼓励创新创业政策及实施意见”,全力打造中国钢研“双创特区”,积极探索、深入推进创新创业工作。通过开辟双创特区,建设双创科技园,以及配套的工商、银行和创业指导,只要进入这个体系就可以享受特殊政策,受到保护。通过平台让大家不要有那么多束缚,有那么多后顾之忧。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您曾公开指出,中央企业仍然面临创新投入资金来源单一、科技人才缺乏长期激励、创新成果转化机制不畅通等掣肘。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进一步强调“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并推出了系列政策措施。其中,资本与技术的双轮驱动是重要的实施路径。2015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建立技术创新市场导向机制,强化金融创新的功能,发挥金融创新对技术创新的助推作用。那么,如何综合运用国家和企业相关基金,提升新型功能材料产业,激发创新力?
  才让:我们设立了创新基金,促进成果培育和转化。如今,中国钢研已逐步设立、建成了由股权型创新基金、成果份额型创新基金、青年创新基金、产业并购基金、风险投资基金构成的基金体系。此外采用众筹方式,引导社会资源投入成果转化的新体系,让技术要素参与成果价值分配,激发了创新活力,激发科技成果转化。在创新基金的支持下,先后启动了几十项创新、创业项目,部分项目已初见成效。中国钢研将充分利用好丰富的外部资源和现有的投融资平台,不断完善集团公司创新投资系统,构建双创项目滚动资助体系。

本文系原创文章,首发于2017年7月1日《中国战略新兴产业》。如需转载,请预先与杂志社联系,并在转载时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