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大资管时代
正在成长中的新三板企业 打铁还需自身硬 | 视点
2018-07-12 00:07
来源: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刘烜宏
字体: [   ]

  本文首发于2018年6月18日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随着IPO政策收紧,利润门槛提高,曾经意气风发的新三板潜力股也不得不灰溜溜地撤材料,铩羽而归。与此同时,不少企业也对新三板市场表示灰心,截至4月中旬,今年已有386家企业宣布摘牌,同比去年增长了4.8倍。很多企业表示,挂牌期间并未获得资本红利,不如摘牌专注企业发展。监管层为提振市场信心,近日已与港交所建立合作关系,开启“新三板+H股”两地挂牌的新格局,为企业开辟新的融资通道。

  牵手H股,

  新三板企业能否进入开放式发展

  早在今年1月份,全国股转系统相关负责人已表示,2018年将推动对外开放和合作,针对部分挂牌企业赴境外上市的需求,研究推进两地挂牌问题。在新三板分层调整之前,两地挂牌已正式落地,给本准备离开新三板而赴港挂牌的企业提供了两全之法。

  今年以来,港交所为吸引优质企业也在频频改革,如接受同股不同权,允许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挂牌等。相比而言,国内资本市场严峻,新一届发审会上台后,IPO否决率走高,被否后3年内不能进行借壳上市,又堵死了一条资本化道路;而新三板市场流动性不足,一万多家挂牌企业日均换手率仅为0.038%,要想资本化,企业不得不另谋出路,港交所抛出的橄榄枝正是时候。新三板明星股华图教育2月份摘牌后,3月22日在港交所官网披露上市申请。部分教育、医药类的企业也在筹备赴港上市的计划。

  为了避免优质企业流失,全国股转系统与港交所建立两地挂牌关系。香港市场是国际资本聚集地之一,其成熟性和规范性也将传导至新三板市场,为新三板企业建立基于市场化的估值体系和流动性,解决企业当前的融资难题。4月20日,《H股“全流通”试点业务实施细则(试行)》正式施行,虽然现在处于试点阶段,但未来随着H股全流通展开,将为投资机构增加新的退出通道。

  两地挂牌的红利并非所有新三板企业都能参与,尽管现在具体细则尚未出台,但之前鼓励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也是建立在最低市值15亿港元的基础上,港交所不会无门槛地接受企业上市。所以,打铁仍需自身硬,企业想获得好的资本环境,必须自身技术或盈利能力过硬,资本都是趋利性,只会锦上添花,而不会雪中送炭。

  直接资本化受阻,并购成为第二出路

  为了早日解决IPO堰塞湖现象,也为独角兽腾出上市空间,截止到4月20日,今年已有118家企业撤回材料,部分企业折回新三板复牌后,立即面临股价大跌的惨状。自去年11月14日,做市指数跌破1000点,一直持续到日前。竞价交易制度也未给市场带来合理的定价机制,部分企业已经跌破每股净资产价格,二级市场价格与前几轮定增价格相差悬殊。

  在新三板市场上,价格低并不意味是差企业。近日企业已陆续提交年报成绩单,据不完全统计,七成以上企业实现盈利,三成企业拟进行现金分红。价格低、质量好,正符合物美价廉的购买需求,也成为上市公司产业布局和市值布局的重要领地。截至4月,2018年累计已有30余家新三板企业成为上市公司并购标的,累计交易金额72亿元。

  上市公司并购目的明显,以业务协同、行业纵向或横向整合居多。如云南旅游(002059)拟收购文旅科技(833775)100%股权,交易对价17亿元;鸿特精密(300176)拟收购远见精密(838110)100%股权,交易对价3.2亿元。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可以完善产业布局和产业延伸,快速实现某一领域的市场扩张,并共享被并购企业已有的技术、客户及市场资源等。对于被并购的新三板企业,在严峻的上市政策下,部分新三板企业背负着投资人的各种对赌承诺,并购间接上市反而是条捷径,同时可以借助上市公司的产业协同效应和资本效应,迅速做大做强。

  而这些被并购的新三板企业,也是上市公司通过对比各种硬性指标及在产业协同效应而选择的,如盈利能力、技术、市场占有率等。上文提到的文旅科技2016年净利润高达8900万,远见精密虽没有如此高的净利润,但在新能源电池精密结构件研发生产上拥有较强的技术能力,长期为比亚迪、比克等龙头企业供货。

  不管是哪条资本化之路,前提都是建立在企业自身基础上,从投资角度而言,企业本身就是基础资产,而支撑基础资产好坏的指标有盈利能力、核心竞争力、团队、管理能力等。还是那句老话—打铁仍需自身硬。

  投资机构应秉承价值投资理念,

  培育行业隐形冠军

  在上市政策高压下,受伤的不仅有企业,还有一直等待在企业上市后套利的投资机构,尤其是有期限限制的私募股权基金。据基金业协会统计,截至2017年底,私募基金已为实体经济形成了4.11万亿元的资本金,其中投资于新三板企业股权项目数量1.72万个。部分基金成立于2014年或2015年前后,期限为2+1年或3+1年,基本都面临着到期退出的问题。

  退出收益如何呢?今年年初,某研究机构统计了Wind数据库基金板块中所有带“三板”或“新三板”字样的基金等其他资管产品,共计1072支,2017年披露收益率数据的新三板基金的算数平均收益率为-28.1%。如此惨淡的投资收益如何向投资人交代呢?这也成为今年各机构募资难的重要原因。

  从2015年的资本疯狂,到现如今收益情况一地鸡毛,投资机构到底该如何选择?在IPO顺风顺水的阶段,投资机构挤在Pre-IPO阶段,跟进最后一公里,确实有机构尝到甜头了。但IPO一收紧,多少投资机构就在最后一公里高位套住了。

  财务投资者试图在瓜熟蒂落时分到好果子,也许我们找到了这样的企业,做到了价值发现。但优秀的投资机构不单是对企业进行价值发现,更要陪伴企业实现价值创造。随着一批优质企业的崛起,他们开始拒绝财务投资者,而要求具备产业链上下游资源的战略投资者,共同帮助企业做大做强。中兴被美制裁事件的教训,让我们不得不对前沿科技进行反思,科技的发展需要资本推动,进而实现科技成果转化。

  基于价值发现与创造的逻辑下,以及后PE阶段投资价值缩水的现状,投资机构应将投资阶段前移,投资领域深化,专注于某一行业类投资,培训行业隐形冠军,并与该行业的上市公司建立稳定的孵化机制,为项目退出建立通道。

  另一方面,随着前一轮大量基金到期,基金迫于退出压力,不得不低价变买部分项目的老股,也正是市场捡漏的好时候,尤其是此次受政策影响撤离IPO队伍的企业,极可能成为良好的并购标的或者申请香港挂牌。这对于专注于中后期的投资机构而言,算是个价值洼地。

  打铁仍需自身硬—赠给正在成长中的新三板企业,要想获得资本的青睐和享受资本市场的红利,必须要有较强的实力和高护城河。而投资机构则需价值投资前移,孵化前沿性的科技成果,陪伴企业完成产业升级迭代,与企业共同成长。(作者系济高舜星基金研究员)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