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大资管时代
我国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测度
2017-09-11 14:09
来源: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肖宏伟
字体: [   ]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信息化与国际化的加快推进,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强劲动力,1978-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高达9.65%。2010年起,经济总量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位,并进入了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我国经济增长充分发挥了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体现出投资拉动型和出口导向型特征。经过多年快速发展,我国入世、人口等红利空间缩小,传统竞争优势减弱,技术、制度等因素尚未发挥足够的支撑作用,资源环境约束强化,当前我国经济面临一些新情况新问题,经济发展面临速度换挡节点、结构调整节点、动力转换节点。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把握发展新特征,加大结构性改革力度,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提出我国“十三五”时期经济年均增长保持在6.5%以上,如何科学测算生产要素投入和全要素生产率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对于研判“十三五”及中长期全要素生产率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趋势,并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扩大要素有效供给和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充分发挥制度变革、结构优化和要素升级“三大发动机”对新常态下经济增长提质增效的决定性作用,顺利实现经济增长动力从主要依靠“三驾马车”向主要依靠“三大发动机”转型,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生产要素投入和全要素生产率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影响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历了持续30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期,1978-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9.65%,从2010年起,经济总量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位。从生产要素投入贡献的角度分析,1978至2015年,我国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实际年均增长11.5%,实际资本存量年均增长11.7%;就业人数从46299万(调整后劳动力数据)增加到77451万人,年均增长1.4%,表现出生产要素投入快速增长特征。模型测算结果显示,资本积累贡献率为48.67%,劳动力总量增长的贡献率为8.71%,全要素生产率贡献率为42.62%,即资本积累、劳动力总量扩张和全要素生产率分别推动经济增长4.69个百分点、0.84个百分点和4.11个百分点。表明我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主要源于资本的快速积累,我国经济带有较为明显的投资拉动特征;全要素生产率贡献了经济增长的43%。虽然比起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70%以上依赖于全要素生产率仍有较大差距,但依然对经济增长起到了重要作用;我国是人口大国,劳动力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不容忽视,但劳动力数量增长对经济增长起到的作用较小,且呈现递减趋势。
  我国经济较快增长的时期长达30多年,期间出现较为明显的动力转换,经济增长动力具有较为明显的阶段性特征。从资本、劳动力和全要素生产率三个方面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程度来看,可以划分为三个主要阶段。①1978至2000年,为资本、劳动力和全要素生产率同步推动经济增长阶段。这一时期,我国经济增速年均9.68%,其中资本存量增长贡献了4.11个百分点,劳动力数量增长贡献了1.25个百分点,全要素生产率贡献了4.32个百分点。②2001至2008年,为资本和全要素生产率为主推动经济增长阶段。以2001年底我国加入WTO为契机,我国对外贸易飞速发展,国际市场明显扩大。外需扩大和消费结构升级带动了国内投资快速增长,使得我国于2001至2008年全国GDP年均增速达到11.0%,投资增长成为经济增长最大动力。大体上,资本积累推动经济增长5.60个百分点,比前一个阶段提高1.5个百分点。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劳动力数量增长仅贡献了0.31个百分点,劳动力数量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大大低于上一个时期。随着科技进步和人力资本提升等因素影响,这一时期我国全要素生产率提升拉动GDP增长5.08个百分点,比前一个阶段提高0.76个百分点。③2009至2015年,为资本推动和全要素生产率下滑阶段。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我国实施了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通过扩大投资拉动经济增长,使得资本积累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大幅度上升。在2009-2015年的年均经济增长8.28%中,资本积累对经济增长贡献了5.65个百分点,劳动力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进一步下滑到0.21个百分点,受外商直接投资增速大幅减缓、对外开放溢出效应减少、部分行业产能过剩严重等多重因素影响,全要素生产率拉动经济增长仅2.42百分点,较2009年之前大幅放缓。
  二、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政策建议
  目前我国进入资本推动和劳动力供给双重下滑阶段,确保我国未来一段时期经济持续健康发展,顺利实现新旧动能转换,核心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及其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亟需从制度变革、结构优化、要素升级“三大发动机”上着力,切实扩大有效供给和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1.深化制度变革,培育经济增长原动力。一是紧密结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加快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形成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充分发挥对外开放的溢出效应。根据“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有效需求,深化市场体制机制改革,拓展对外开放发展新空间,打造开放发展新动力,实现国家战略实施与全要素生产率提升共赢。二是放宽民间资本市场准入门槛,优化投资结构,提高投资效率,为经济实现中高速增长提供资本有效供给。创新投融资机制,政府部门通过特许经营、购买服务、股权合作等方式与社会资本合作,鼓励和引导社会投资围绕“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三大战略”和双创、新型城镇化、国际产能合作“三大任务”等重点方向和重点领域精准投资。三是建立经济新常态下全面提升全要素生产率的目标导向机制,大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将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作为“十三五”时期地方政府、行业、企业的预期目标,纳入政绩考核指标体系。
  2.推进结构优化,创新经济增长过程性动力。一是抓住经济新常态的有利时机,大力调整产业结构,坚持调整存量与优化增量并举,推进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加大钢铁、水泥、石油化工、煤炭、玻璃、电解铝等传统过剩行业的淘汰力度,重点支持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海洋等新兴支柱产业,积极培育金融服务、文化娱乐、健康保险、养老医疗、饮食保健等现代服务业。二是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深化户籍制度、土地制度等改革,将中央确定的使1亿左右农民工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定居落户的目标分解落实,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农业转移人口扎根城镇,为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提供永续劳动力供给。三是缩小全社会收入差距,优化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为全要素生产率提升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坚持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增长同步、劳动报酬提高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健全科学的工资水平决定机制、正常增长机制、支付保障机制,完善最低工资增长机制,完善市场评价要素贡献并按贡献分配的机制。
  3.强化要素升级,激活经济增长基本动力。一是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发挥科技创新在全面创新中的引领作用。加快科技创新体系建设,推进科技成果转化,建立企业、高校、研究机构为一体的产学研联盟,针对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的颠覆性技术开展深入研究,打造科技创新新高地。二是积极主动应对“互联网+”发展新态势,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现代农业、现代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等产业融合,打造新的智慧产业增长点,增强新的经济增长动力。三是加大对人力资本的投入。以高素质技能人才和管理人员为重点,推动人才培养与经济社会发展的一线生产管理需求相衔接;优化教育结构,加大对职业技术教育资金投入的倾斜力度,创新经济发展各环节所需的多层次人才供给;推动退休制度改革,逐步延长法定退休年龄,扩大高素质高技能劳动力的有效供给。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